劉雁飛詩作《讀<金剛經>有悟》
日期:2019-08-06  發布人:admin  瀏覽量:77

讀《金剛經》有悟

劉雁飛

2019.6.1

 

一念萬年一剎間,

量周沙界界無邊。

無云無霞天常在,

有霞有云常在天。

【賞析】

 

 

《金剛經》全稱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來自印度的初期大乘佛教,南懷瑾大師說金剛經最大的特點:它是佛教中很特殊的一部經典,它最偉大之處,是超越了一切宗教性,但也包含了一切宗教性。本詩是集團董事局主席劉雁飛先生在讀南懷瑾大師《金剛經說什么》時,有感于佛法無邊、宇宙浩渺,遂作詩通過辯證唯物的理性思維表達了自己通達的宇宙觀。正如恩格斯所言,佛教徒在理性思維的高級階段,人類到釋迦牟尼佛時代,辯證思維才成熟,辯證法最初來源于佛教。因此,全詩布局是以辯證唯物的方法為主,結合抽象與具象相映襯的手法,對佛法奧秘和宇宙真理進行了辯證探索與闡述,揭示了作者從中總結到的深刻人生哲學。

《文子·自然》:“往古來今謂之宙,四方上下謂之宇。”這是指從古至今無限延長的時間,四方上下是指從四面八方無限延伸的空間,宇宙就是在時間上沒有開始沒有結束,在空間上沒有邊界沒有盡頭的統一,本詩首句“一念萬年一剎間”:一念之間瞬息萬變,一念之間駐足永恒,一念可以是萬年也可以是一剎那間,時間的長短可以是相對的。此處“念”可以是思想、信念、夢想、戰略,也可以是思維或觀念,因此作者提出一念可萬年永垂,一念可瞬息秒變,將這個無限更迭的時間概念上升到思維模式領域,將人的意識形態與客觀的物質存在有機聯系起來,是基本的唯物辯證主義思想的體現;“量周沙界界無邊”:量周沙界,可是界無邊。意指空間廣袤,無邊無界,也指禪者心如虛空般浩渺無境的胸懷——如果你自己能將虛空宇宙都包容在心中,那么你的心量自然就能如同空間一樣廣大。此句作者著重于空間無限這個狀態的描寫,旨在體現人的思維、胸懷要尊重客觀存在,但必須在此基礎上凌駕于事實之上,方能真正在浩渺的空間內找到屬于自己安身立命、自由馳騁的方向和歸屬。這兩句詩從探討時空的角度入手,體現的是作者思考探索宇宙真理和人類生存法則的信仰與追求。

“無云無霞天常在,有霞有云常在天”,作者面對宇宙時空無邊進行了抽象客觀描述后,筆鋒轉向“無云無霞的天空常在,蒼穹有云有霞也是常態現象”的描述,即有無云霞天空就在那里,天空不以人的主觀意志而存在,是唯物主義者洞察世事的犀利和睿智,更是作者面對變換的自然法則和生存規則淡然處之和從容應對的包容與魄力。正如《前赤壁賦》中的歌者苦悶于“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于悲風后,作為通靈佛教的東坡居士蘇軾豁然的點撥“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相同的困擾,相同的探索,相同的胸懷,作者正如蘇子一般,面對浩渺宇宙,感覺到的不是渺小無助如扁舟,而是認為時空無際,思想卻可以無邊,云霞反復無常,但天空常在不變,我們能做的就是以積極豁達的心境去迎接時空轉變、萬物消長及云霞湮滅,并享受瞬息萬變的世界萬物,此種氣度與境界可見一斑。

本詩從抽象的宇宙時空著手,通過對無形的時間、無邊的空間的思索感悟讓人很容易與作者胸懷聯系起來,引導讀者用唯物主義方法探究宇宙之奧秘,洞察佛學之精髓、領悟佛學之精深,闡發了必須遵循自然法則與規律,但又不能讓思想拘泥于固定法則,需要在認清現實的客觀存在后積極尋求思維創新,且堅定既定方向的深刻道理,發人深省。同時,作者通過不斷地辯證與思考,將大而廣的主題賦予了云、霞,天空這些具象的物質,讓我們從普遍自然想象的變化探究總結,發現天常在和常在天的客觀規律,繼而加深對宇宙奧秘和佛法教義的理解,這就是化無形于有形的表達方法,是作者在辯證與對比的方法中尋求真理、闡述真理的態度,值得贊嘆。

尤其詩中天常在與常在天的運用,將佛家禪語與作者自身文化造詣進行了有機結合,充分體現了作者對文字運用的精妙與靈巧,妙哉!

 

室外塑胶篮球场造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