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雁飛詩作《外援有感》
日期:2020-03-31  發布人:admin  瀏覽量:39

 

外 援 有 感

 

劉雁飛

2020.02.02

 

亥 尾 甩 開 瘟 疫 門,

危 難 方 知 鑒 友 鄰。

山 川 異 域 隔 江 海,

風 月 同 天 共 一 心。

 


詩作賞析

本詩是集團董事局主席在關注到日本友邦為武漢疫情捐贈醫療物資時所附寄語而有感所作。主席感動于我方有難,友鄰慷慨支援的氣度,感動于中日前年前互助友愛的歷史傳統,更感懷于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歷盡千年還被友邦發揚光大反饋于我們的風度,我們深受感動的同時也不覺自慚形穢,銘記歷史、尊重歷史、傳承文明是風月同天的我們一心共同向前的使命和責任,但我們對自身歷史文化應用和傳承的淺薄與單一,被友邦鄰國的捐贈寄語震撼。

近日,武漢防控疫情正在危急時刻,全國各省市的物資和祝福源源不斷地涌向這土地。我們的鄰國日本也發揚人道精神,為武漢送來了亟需的物資,同時在物資上寫上了“加油!中國等字樣。尤其醒目的是另外兩行祝福,一則是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一則是豈曰無衣與子同裳。不得不說,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在我們的東鄰日本那里生根發芽了。

其中,“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很好理解,基本就是字面意思的直譯:誰說沒有衣服,我們同穿那戰袍(衣服),寓意也是最普通的同甘共苦。

這首《無衣》出自《詩經·秦風》,全詩也很簡單: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在兩國交往時,使用《詩經》源自我國春秋時期,這種技能是“士的基本能力,也是不可或缺的文化儲備。因為當時人們在表明自己的態度或者目的的時候,甚至重大外交場合,都會引用《詩經》中的句子來把話說的更委婉、更高明、更文雅,讓聽的人更容易接受。《詩經》作為孔子推崇的經典,其意義在于讓人更優雅地表達。日本商人捐獻給武漢的物資上的豈曰無衣與子同裳,雖然只用到字面含義,但也是一種優雅的表達方式;日本漢語水平考試HSK事務局給武漢高校的支援物資上,也有八個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這個境界就比豈曰無衣與子同裳更高,如果孔子有一門經典應用學的課程,那HSK事務局基本能拿滿分了。

因為這八個字雖然不如詩經久遠、有名,但對中日交流更有深切含義。“山川異域,風月同天這句話是隋唐時期日本著名的政治家長屋親王說的。長屋親王,約生于684年(天武天皇十三年),卒于729年(神龜六年),是天武天皇之孫、高市皇子長子。作為皇族、公卿,長屋親王是日本奈良時代日本政界的重量級人物,后來死于政治斗爭。

眾所周知,隋唐宋時期,日本仰慕中原文化,多次派遣遣隋使、遣唐使、遣宋使來中原學習,其中長屋親王就是遣唐使有力的推動者。當時日本經歷大化改新(645年)之后,很多人為了躲避苛捐雜稅入寺為僧,這就導致了當時日本佛教界魚龍混雜。如何既利用宗教來強化統治,又能控制宗教的畸形發展,成為了日本統治者不得不考慮的問題。當時中國的佛教管理給了日本很好的借鑒,日本遣唐使多次請求唐朝派出僧人到日本傳法,不過因為眾多原因都被拒絕了。但這并沒有影響日本對于唐朝僧人的尊敬崇拜。長屋親王就曾多次委托遣唐使向唐朝僧侶轉贈禮物。當時長屋親王動用全日本的繡衣工匠制作了一千件袈裟,而上面就繡著這八個表示渴望文化交流的漢字。全詩共有四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長屋親王的這首詩被收錄到了《全唐詩》,書中題注:明皇時,長屋嘗造千袈裟,繡偈于衣緣,來施中華。真公因泛海至彼國傳法焉。

中日友好交流的代表人物鑒真和尚就是見了此詩萌生了東渡傳法的愿望。長屋親王死后十四年,唐朝天寶二年(743年),鑒真以及他的弟子祥彥、道興等人和日本遣僧人榮睿、普照開始東渡。十年之內,鑒真等人五次泛海,歷盡艱險,由于海上風浪、觸礁、沉船、犧牲以及某些地方官員的阻撓而失敗。第五次東渡的時候,鑒真等人遇到惡劣天氣,在海上漂流了十四天,漂到了海南島的振州(今崖縣)。從海南返回揚州途中,62歲的鑒真突發眼疾,雙目失明,他的大弟子祥彥圓寂,邀請他的日本僧人榮睿、普照也病故了。但鑒真東渡弘法的意志從未動搖,最終在天寶十二年(753)率弟子40余人第六次東渡成功,在日本薩秋妻屋浦(今九州南部鹿兒島大字秋月浦)登岸,經太宰府、大阪等地,于次年入日本首都平城京(現日本奈良),受到日本朝野僧俗的盛大歡迎,實現了東渡宏愿。

201912月在上海博物館舉辦的滄海之虹:唐招提寺鑒真文物與東山魁夷隔扇畫展中也展出描繪鑒真弘揚佛法、壯烈人生的《東征傳繪卷》。安放鑒真和尚坐龕的正房,四周被被畫上了《揚州熏風》,這是鑒真最熟悉的故鄉風景,擅用色彩的日本畫家東山魁夷特意使用了中國的水墨描繪揚州風貌。鑒真最后東渡日本時已經失明,他其實看不到日本的風景,但他登岸后能感受到山頂的風、海邊的濤聲,東山魁夷用這種朦朧而幽遠的手法,來表現鑒真到日本后所感覺到的氣息。

在“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捐贈事件之后,上海博物館也在東山魁夷的畫作上寫上這句話,進行了發揮,稱這是彼時鑒真法師克服萬難,決心東渡日本的重要緣由,也是今日打動我們的患難真情。八個字能打動了1300年前的鑒真大師,也打動了我們的心靈,反觀我們在表達時,迷戀于諧音的小聰明,局限于網絡術語,比起鄰居日本,已不是俗與雅的比較,更像是心靈上的退化。這本是從孔子到老莊給我們留下的財富,屈原、相如、竹林七賢、李白杜甫、關漢卿馬致遠、曹雪芹一脈相承的古文詩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乃至現代詩、流行歌詞,可我們通通棄之如敝屐,擁抱的是都是淺薄單一的粗暴表述,此次日本鄰邦的捐贈,不僅緩解了我們處于危難中的同胞物資匱乏的困境,更是給我們每個人一個深刻的啟示,在信息化和科技化日新月異的今天,傳承中華歷史和文化的精粹刻不容緩,否則,我們幾千年的積淀和傳統就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刷新國人的認知,豈能忍之?



 
室外塑胶篮球场造价